人生中,必然有「孤独」相伴

人生中,必然有「孤独」相伴
图片来源:unsplash

在十多岁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台湾各地旅行,一天到晚被问:「欸!你怎幺一个人旅行呢?」我都回答前面那句话,当时还觉得自己可以讲出这样的哲理,还满有学问的。

我相信,「孤独」是每一个人生命中不可避免的重要课题,我向来对「孤独」与「寂寞」的主题深感兴趣。我相信有不少人,都曾经有过类似的心理经验—觉得自己不需要其他人,一个人也可以活下去......不需要亲情、也不需要爱情,我可以什幺都不要,就这样活下去。

年轻时的我,误以为冷漠就是坚强,错误地膨胀自我,错以为自己是希腊神话中的普罗米修斯,强大到可以与奥林帕斯众神抗衡。我错了。这只是昙花一现的洒脱,一段时间后,就慢慢累了。我就在这样刚强或逞强的过程中,发现自己累了。我比较像是在旅行的路途上渐渐承认自己的弱点,面对自己的懦弱、面对自己的无能、面对自己的无知,我的生活比较像是这样子走过来的。

二○○四年六月下旬,正好碰上柏林爱乐夏天最后一场森林音乐会。听众不用像到音乐厅那样西装革履,正襟危坐,而是非常的休闲惬意,人们带着毛毯,野餐盒来到这里,或躺或坐在草地上,在夕阳向晚时分,一边听着世界上最着名乐团的精湛演出。一边点燃自己带来的小蜡烛,与家人在烛光下共同品嚐红酒的香醇,情调格外地别致。不仅如此,森林中的鸟鸣虫叫和溼润清新的空气更是让听众感到轻鬆和快乐。

我从汉堡搭了四个小时的巴士抵达柏林,就为了一睹世界级的户外演出。上半场是我第一次听到郎朗的现场演出,不仅是我,我想全欧洲的乐迷都留下深刻的印象。不过让我深深感动的,是下半场《胡桃钳组曲》的〈花之圆舞曲〉。

当第一个音符迴荡在森林时,现场数万名观众,随着三拍子的华尔滋一起摇摆。有人举起蜡烛,有人拿出打火机,有人挥着萤光棒,任何会发亮的东西都拿了出来,在风中挥舞。夜才正要黑,天空中只剩残照余光。我看到白髮苍苍的老夫妻,携家带眷的亲朋好友,大家团聚一起,踩着自在而愉快的舞步。眼前的每个人,身边都有伴。生活就是应该如此,感觉是如此甜美,洋溢幸福。

当晚,我带着感动与泪水离开现场,终于知道,人生的追求与归属是什幺。柴可夫斯基,用音符打破了我内心高筑的冰墙,,我不断听见「家」的召唤。

柏林爱乐的俄罗斯之夜一样,现场听众都这幺开心。而且他们从小就是听这些音乐成长的,他们有共同的文化;对他们来说,体会音乐的美好,是非常自然的事。在这样温馨的场合里,他们第一个会联想到的,就是亲人、家人、爱人。这提醒了我,在世界的另一端,有我所爱、与爱我的人,等候我回来。

【书籍资讯】
《走在梦想的路上》

人生中,必然有「孤独」相伴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