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抵 10 座核四的发电厂在台湾?就在你脚底下

可抵 10 座核四的发电厂在台湾?就在你脚底下

同是位于地震带国家,日本加码地热发电,台湾至今零进度。日本用温泉赚绿金、棕榈壳当燃料,减煤又减碳。台湾能靠地质优势,跳脱非核即火、供电不稳定的困局吗?

日本福岛市土汤温泉町,温泉街冷清寂静。7 年前的 311 大地震,让历史悠久的温泉小镇陷入噩梦之中。核灾辐射阴影让游客不敢上门,16 家温泉旅馆倒了 5 家,游客如织变成门可罗雀,小镇几乎灭镇。

7 年之后,这个小镇翻身了。靠着温泉地热发电,不仅改善小镇财务状况,还吸引能源专家及旅客学习参观。

不断冒出的温泉变成绿金,从卖泡汤变卖发电,年营收 1 亿日圆、10 年投资回本,还能补贴当地学生教材、午餐、老人的交通费,小镇因为地热发电改变了。

这是日本地热发电热潮的一个代表性地点,到了 2030 年,日本地热发电将增加 3 倍。

而摊开日本整个能源转型计画,减煤、减天然气、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其中一个方法虽然是重启核电,但日本也鼓励再生能源多样化,特别是能取代燃煤、天然气发电做为基载电力的地热、生质能的发展。

可抵 10 座核四的发电厂在台湾?就在你脚底下比风、太阳更稳定的地热

这是台湾能源转型的盲点,重押太阳能、风电这种不稳定的发电方式,反而让台湾陷入了非核即火、供电不稳定的困局中。

走进福岛市土汤温泉町,像极了北投、乌来或礁溪的温泉街,311 后,土汤居民决定自救。土汤温泉能源公司董事长加藤胜一说,「想到当地有温泉,不如就地利用温泉来发电,总共投入了 7 亿日圆,政府补助 1 亿、贷款 6 亿,土地、温泉免费,一年发出 260 万度的电。」

关键因素是,日本经济产业省自 2012 年实施「再生能源固定价格收购制度」(FIT),鼓励民间发展小型地热发电(15MW 以下),趸购价 40 日圆(约台币 11.2 元 ),是台湾地热收购电价的 2 倍多。

为何日本政府要用如此优惠价格鼓励地热发电?从事再生能源投资的第一银行创投董事长张清芳表示,地热可以 24 小时发电,相较太阳能、风电的间歇性,地热可以做为基载电力。

土汤的温泉发电机,一年 365 天扣除 7 天维修,日夜不停有如一台小型印钞机,一年卖电收入 1 亿日圆,管理费用约 600 万日圆,加藤胜一预估 10 年之内可以连本带利还光贷款,接下来最少有 5 年都是净赚的。

脑筋动得快的加藤胜一,正在研究用发完电的温泉水养热带的泰国虾,希望以泡汤兼钓虾的噱头,招揽游客重新上门。虽然只是个小型地热电厂,但日本已经有 3 个同样设备的地热发电厂,提供稳定的电力。

日本跟台湾都在环太平洋地震带上,有火山、有温泉、有地热,预估台湾地热发电潜力在 10 个核四(2.7GW)以上。但为何台日发展大不同?这个答案可以在福岛县东北电力的柳津西山发电厂找到。

可抵 10 座核四的发电厂在台湾?就在你脚底下借镜一:不断改善地热技术

这是一个跨集团合作的地热发电项目,东北电力负责发电、卖电,地热蒸气则是三井集团与东芝合资的奥会津地热公司提供。

奥会津地热董事长阿部泰行介绍,「我们在 1995 年正式发电,至今已稳稳发电 23 年,算是一座老电厂,而且在日本还是一座有名的无人电厂,因为冬季下大雪,人员撤走,地热蒸汽仍会源源不绝地推动发电机。」

从柳津西山发电所看台湾,台湾其实更早做地热发电,早在 1980 年代,就在宜兰清水兴建了地热发电厂,当时是全世界第 14 个有地热发电的国家。但后来因为管线结垢堵塞,决定关闭清水地热电厂,自此台湾地热开发裹足不前。

日本有没有遇到管线结垢堵塞的问题?阿部泰行说,「有,但我们研发出了解决方法,一旦发现管路结垢就先投入药剂,接着加酸类去清除。」

事实上,地热发电的挑战是不断的。去年这座老地热电厂碰上了新问题,地热蒸气量减少,已经无法推动 6 万 5 千瓩的发电机组,于是去年更换了发电机组,降成了 3 万瓩。

虽然减了过半的发电量,但日本人没有放弃,阿部泰行推测,可能是发完电的地热水补注没有回到原本设定的地层,让地热有枯竭的现象,正在研究如何找到对的地方回补地热水。这种决心与毅力,才是台湾应该学习的。

除了不放弃地热,日本还发展地热发电的技术与设备,全世界有 5 成以上地热发电相关设备,是日本製造。也因此日本可以将地热发电量增加 3 倍,而台湾至今发电量挂零。

借镜二:组国家队协助探勘

台湾该借镜什幺?从事地热探勘的三捷科技董事长黄文义说,日本的地热国家队由 JOGMEC(日本石油天然气和金属矿产公司)来主导,主要的任务为协助民间探勘开发地热,同时 JOGMEC 也提供资金与投资的协助,但入股股权最高不得超过 50%、不可成为最大股东,等于承担的最大风险,又把成果分享给民间。

黄文义建议,台湾地热国家队应参照日本做法,政府带头、鼓励民间参与,建立台湾探勘与资源开发产业。

可抵 10 座核四的发电厂在台湾?就在你脚底下

日本另一个快速成长是台湾能做、却不被重视的生质能发电。

《天下杂誌》到了福井县敦贺市绿色电力发电厂,以及三重县津市的绿色能源发电厂,两座崭新的发电厂,分别由丸红集团、JFE 控股(日本第二大钢铁集团)投资兴建。

不烧煤、天然气的火力电厂

这两座电厂是火力电厂,烧的不是煤炭、天然气,却能减碳、降低空污,因为它们烧的是农业废弃物,主要是日本林业木屑或进口木屑,和来自印尼、马来西亚榨完油的棕榈壳(PKS)。

这样的电厂在日本正蔚为风潮。敦贺绿色电力发电厂厂长坂口秀毅说,「新生质能发电厂、或是把生质能混进煤炭的电厂,一直在增加。一年半前,大约 80 个左右,现在全日本至少有 100 个使用生质能的电厂。」

为什幺一窝蜂抢进生质能?主因是日本政府给予优惠的趸购电价。

JFE 绿色能源发电厂厂长玉置尚弘指出,补助者是管辖林业的农林水产省,希望日本林业所产生的木屑获得好的处理,决定补助烧燃林业废弃物。但由于日本产量有限,因此允许进口国外的木屑、东南亚的 PKS 来混烧,才能维持固定的燃料来源。

可抵 10 座核四的发电厂在台湾?就在你脚底下

可抵 10 座核四的发电厂在台湾?就在你脚底下

丸红集团位于敦贺市的绿色电力发电厂外观与运作方式就是燃煤火力电厂,烧的是日本、国外的木屑以及东南亚的棕榈壳,有碳中和效果、空污排放几乎零。

光烧木屑,一度电趸购电价 32 日圆,烧进口的 PKS 一度电 24 日圆,等于一度电台币 6.7 元,比台湾离岸风电还优惠。

另一个好处是减碳。坂口秀毅说,木屑必须来自种了 10 年的树,等于先吸收了 10 年的二氧化碳才拿来烧,是一种碳中和的概念,而且还能降低空污。坂口秀毅拿出电厂的排放纪录,透过集尘设备,PM2.5、PM10 可以达到零排放。

不过烧生质能也不是完全没缺点。坂口秀毅说,早期燃烧 PKS 发电时的味道非常臭,有时候还有一些杂质、铁、石头混在里面,会造成发电厂锅炉的损伤,后来要求原产地做好处理,才慢慢解决这些问题。

日本望月公司董事长赖苹涓说,日本每年就进口近 150 万吨的棕榈壳做为发电用燃料,来达成减碳目标,台湾应该考虑使用生质能取代煤炭。到了 2030 年,日本二氧化碳排放,将从 2013 年最高 14.08 亿吨降到 10.4 亿吨。

回头看台湾,再生能源奖励过于单一,又过于依赖燃煤、天然气,他山之石可以攻错,日本的策略告诉我们,应该多元思考再生能源,更有决心、更有耐心选择适合台湾发展的再生能源。希望达成非核家园的目标,不该把自己困在 2025 的时程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