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本印刷复活!印刷术的再创作──它永远对不準,好比人生

纸本印刷复活!印刷术的再创作──它永远对不準,好比人生

书与青鸟,在複杂纷乱的尘世中,从书本的青鸟进入灵魂独处的世界,思考书跟现实的连结、人和作者的知识脉络并深入自我,从中谱成一幅澄澈灵魂的意象。书店原始建筑的三角形窗,传递一个人无法独自生存的,需与大自然孕育共生,青鸟能穿越其中并互补于不同层次里,在面临世俗环境中始终坚守信仰。让阅读重新定义自己的灵魂,让书店因独立而自由。

「工作室取名为O.OO,是Out Of Office的意思,希望可以胡思乱想,尽情做有趣的事,同时也是『0.00』之意,像是把自己清空,专职做印刷的感觉。」O.OO Design & Risograph ROOM负责人小四以工作室命名缘由作为讲座的开场,谈到自己运用Risograph(孔版印刷)做影像实验的经验,他戏称自己与伙伴Pip是「两个做平面设计同时爱玩Risograph的宅弟宅妹」,在没有限制的小空间里,激荡出设计与印刷间的火花。

「我的习惯是,出国会蒐集当地的印刷品,不一定要多高级的纸张,简单、单色、有特色就可以。别人出国都是带食物的当伴手礼,像我们这种热爱印刷的人,则会多拿一份印刷品,分送给身边的朋友。」小四说,2012年在香港无意间寻得一张明信片,因而开启与Risograph的不解之缘。他忆起在那张明信片的版权页上打的「Risograph」字样,当时还误以为是Studio的名字,五年前尚未引进台湾的印刷方式,随着小四与Pip的好奇而发酵,他们尝试、企图延展更多Risograph的可能性。

Risograph是由不同色版交叠而成,它永远对不準,每张成品都是独一无二的。「它没有相处标準,是需要磨合期的印刷方式。很多人以为我们做Risograph就是在印东西,其实不然,Risograph带给我们做平面设计的灵感,充满不确定性因子的它,让我们有很多能尝试的机会。」小四利用Risograph看似缺陷的特色,从2015年开始进行年曆创作,希望自己实验的作品,能成为他人有价值的收藏。

「对不準的情况下硬要去对準,近看像模糊的图块,拉远却能清晰看见数字,好比人生,当下一头雾水,等到一段时间过去,逻辑和道理便浮出了水面。」 Risograph对小四而言,不只是创作的工具,更像是苍茫大海中的灯塔,为他指引前方的路途。

「设计师总是希望能做很酷、很实验的视觉,但很多时候因为客户预算、专案限制,设计只能限缩于一般的纸张。对我而言实验是孔版印刷,但高成本常常让我很挣扎,完成了一个很棒的作品,却没办法用最理想的方式呈现它,这点让我时常感到沮丧。」Project On Museum负责人彭冠杰诚实地说,自己常在理想与现实间拉扯,广告出身的他,过去对印刷技术非常好奇,却少有接触的管道,难以深入印刷这块领域。他分享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去接触印刷产业中的厂商,像是纸厂、印刷厂,从厂内师傅身上习得印刷眉角。

从新新展、台北国际书展,至今年至台东设计中心举办的Intuition直觉展,彭冠杰细数自己在视觉上的突破,在有限预算中挑战印刷的极限。举台北国际书展为例,他说最大的挑战其实不是印刷的材质,而是版面的规划,设计小至10公分的门票,大至陈列在市府大楼上七层楼高的海报文宣。想好呈现地点、给什幺样的群众阅读,进而调整行距、字句等种种细节,他回顾这些前置作业,绝非如外行人想像「等比放大」容易。

「直觉展提醒设计师们,有时候我们在前期蒐集资料上做得太用力,卡在某个环节,会质疑自己是不是做得不好。不是说这个流程不重要,而是我们需要一些『直觉』,更倾向自己的创作感受与冲动一些。这个展览有一个重要的精神是,你看了之后,你的直觉给你什幺他就是什幺,而不完全是由我这个作者说了算。」踏在直觉之路上的彭冠杰,盼未来能挑战大尺寸、大面积的图像,或是跳脱印刷框架,以纸本以外的形式来表达,与空间结合、与人产生互动,不受限于任何形式,对他而言,这才是设计师的功课。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