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奥斯卡奖──白人限定的颁奖礼

2016 奥斯卡奖──白人限定的颁奖礼

《週末夜现场》对奥斯卡的提名争议极尽嘲讽。

从本月十四号奥斯卡公布提名名单开始,延伸出来的种族问题(以及  #OscarSoWhite 的标籤)几乎已经淹没了提名的喜悦;即使有着声势看好的强片如《冲出康普顿》或《金牌拳手》,连续第二年,奥斯卡的几个重要奖项: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女)主角以及最佳男(女)配角几乎清一色由白人佔据,演员类奖项甚至一名黑人演员都没有,让今年的主持人克里斯洛克直接嘲讽今年的奥斯卡是「白人的黑人娱乐电视大奖( White BET Awards )」。而上週的《週末夜现场》更乾脆把每部提名片修理一番,然后把大奖颁给「白人们」。
《週末夜现场》节目大肆调侃奥斯卡延伸出的种族问题。

很遗憾的,这个现象并非偶一为之,即使将时间拉回 2011 年,从导演、演员到编剧, 45 名提名人是一片雪白,连一名少数族裔都没有( 2013 年的《自由之心》虽成功夺得奥斯卡最佳影片,但议题依旧不出好莱坞的黑奴历史脉络,男主角奇维托艾吉佛也与小金人失之交臂)。直至今天为止,这个话题丝毫没有退烧的趋势,除了影人如史派克李、威尔史密斯与洁达苹姬史密斯等陆续宣布会要杯葛奥斯卡,影艺学院也誓言针对此一问题做出调整,希望在 2020 年将女性与少数族裔成员提高到现有的两倍。但这样的做法是否能改变现有问题,恐怕还是未定之天。

2016 奥斯卡奖──白人限定的颁奖礼

去年才接下荣誉奥斯卡奖的史派克李,今年已确定不会出席。

当然,身为种族歧视总是隐微且不自觉的台湾人,一般观众会问的第一个问题往往是:这关我什幺事?的确,一般大众的想法往往是奖应该要颁给最好的选择,而不是最政治正确的选择,今年的影后提名人之一夏绿蒂兰普琳便直言不讳地表示关于种族议题的辩论是「对白人的种族歧视」( Racist to White ),掀起轩然大波之后再透过声明表示,自己的意思是「在一个理想的世界,每个演出都能有被公平考量的机会」。但这些演出真的有可能在不被歧视的情况下,做出公平考量吗?

2016 奥斯卡奖──白人限定的颁奖礼

今年引起轩然大波的提名分布。一。个。黑。人。都。没。有(图片来源:theplaylist)

要探讨提名里头的种族问题,首先得先理解取得影艺学院会员资格的方式。根据影艺学院本身网站,会员资格乃是以推举制度,而非申请方式产生。每个候选人必须先要有(一)两名现行会员推举,一名会员一年只能推举一名新成员,且只能推荐所属部门(举例来说,演员只能推荐演员,剪接师只能推荐剪接师,电影公司经理人只能推荐经理人,以此类推)的名额。(二)你(妳)也可以获得奥斯卡提名或得奖,这样可以自动取得会员而不需推荐。若是经由会员推荐,候选人还要经过理事会审核,才能通过邀请,且在新的制度下,每个新会员的投票资格会在十年后重新审核,若在十年内未参与电影製作,亦或没有充分行使投票权,则投票资格有可能会被取消。

然而,根据《洛杉矶时报》在 2012 年的研究,在 5765 名具有投票资格的会员中, 94% 是白人, 77% 是男性,黑人仅占整体比例约 2% ,拉丁裔则连 2% 都不到。经过 2013 年的调整,白人与男性的比重分别降至 93% 与 76% ,年龄却上升到 63 岁。相对的,在美国总人口中, 13% 是黑人, 17% 是拉丁裔。另外,奥斯卡会员的平均年龄为 62 岁, 50 岁以下的仅占 14% 。由于过去会员为终身制,就算你已经转换跑道甚至几十年没有参与电影製作,你还是拥有投票权──文章便提到有的成员甚至已经跑去开了杂货店,甚至投身神职,但依然会参与投票。

2016 奥斯卡奖──白人限定的颁奖礼

曾拿下奥斯卡影帝的丹佐华盛顿,也是呼吁奥斯卡应反映族群现况的演员之一。

换句话说,即使每个成员都强调奥斯卡需要能够反映所处环境,但如洛杉矶时报数据所指出的,当白人不但佔了影艺学院几乎每个类别的 90% 名额(即使相对最低的演员类也有 88% 是白人),就核心类别(包括想出故事的编剧以及决定哪些电影可以拍的电影公司经理人)来看,白人佔的比例甚至高达 98%,则所谓的种族平等,恐怕依旧只是海市蜃楼。

相对的,近年来兰普琳所谓的「在一个理想的世界,每个演出都能有被公平考量的机会」,似乎在小萤幕更为明显。从聚焦华裔的《菜鸟新移民》、印度裔的《不才专家》、拉丁裔的《贞爱好孕到》、女性故事的《劲爆女子监狱》,黑人为主的《喜新不厌旧》、《嘻哈世家》,到呼风唤雨的金牌製作人珊达莱梅斯,即使白种男性为主角的影集仍佔了大多数,多元族群仍成功在近年的电视圈成长茁壮,带来无数个虽然与过往经验截然不同,但同样精彩的故事、演出与製作。这正是为什幺种族议题对我们依旧无比重要:即使在大银幕上看见取材自我们自己日常生活的故事本身有一定难度,种族问题仍剥夺了我们看见不同类型故事与题材的机会,相对更难让同样值得奖励的演员或团队有发光发热的机会。

2016 奥斯卡奖──白人限定的颁奖礼

希望像《不才专家》里头一名华裔一名印度裔演员的演出场景,有一天不会再有任何人觉得特别。

当然,解铃还须繫铃人,一如史派克李在其杯葛奥斯卡声明里说的,面对今天奥斯卡的问题,「⋯⋯真正的战场还是在片商与电视台的经理人办公室,正是在这里头,这些有『放行权』的守门人可以决定哪些电影可以拍,哪些可以放水流,哪些可以吃 X。⋯⋯事实是,我们不在这些房间里头,而直到少数族群也能参与其中,奥斯卡的提名依旧会是白的发亮。」

延伸阅读:

Unmasking Oscar: Academy voters are overwhelmingly white and male

上一篇:
下一篇: